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


那天下午四点出头,半阴的天,阳光挤在建筑物阴影的缝隙里。空旷的水边广场上风捎带着点水汽。


他们从喧闹的命案现场出來,背对着太阳向前走,十指相扣,步调一致。泛黄的石板路延伸至视线快要看不到的远方,风挺凉爽但背上被晒得暖暖的,和他的手一样,是安定的体温。


手指沒有紧握,一路无言,但这沉默并不沉重。思绪漫无边际也毫无逻辑,偶尔的扭头,隔着镜架她看见他的长睫毛在下眼睑扫出淡淡的阴影。


沒什么特別,在沉默中她感到安心和某种模糊的流泪的冲动。距离飞机起飞还有看上去十分漫长且充裕的五个小时,所以这冲动想必与离别无关。


你曾经说过希望我能幸福,而当时我的回答是并不清楚幸福是什么感觉。但就在此刻,答案显得无比明朗清晰。
就是现在。我感到非常非常幸福。


距离出口还有很长一段路,她想干脆就这么走到永远算了。



Fin.

评论(9)
热度(50)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