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新志】死于非命

受不了了,先发一段试读⑧,写不出来想要的感觉,随缘填,太监了的话就把这篇也删了。

但是我真的挺想写完的。






反正活着本身也是徒劳。


00.




 

朗读侦探小说的时候念到这个词,我没能巧妙地把一声嗤笑完美转化为一声不经意的咳嗽,于是引起了我的听众的注意。他抬起头,脸瘦得颧骨高耸,目光温和而带着探询——我觉得较之昨日他的眼窝又深陷了些,整个人看起来愈发憔悴。但我不能叹气,只好试图若无其事地扬一扬眉毛。



我不喜欢“死于非命”这个词。它用在侦探小说里显得过于dramatic,在新闻报道里更能显出了不得的调侃意味,其他文学作品里以这个词来形容某人的离世则带有兔死狐悲式的同情,未免有些令人作呕了。



我把我的想法讲给他听,有点意外地看到他笑了起来:“是不喜欢这个词,还是不喜欢它代表的含义呢?像我这样的,也可以算即将死于非命了吧?”



这么说真是太不吉利了,虽然我不迷信。瞪了他一眼,我佯装生气:“再说这样的话,工藤君今晚就吃葡萄干蛋糕吧。”



“哎呦,”他吓得半坐起来,眼睛眯起来双手抱拳作讨饶状,那像是未愈合的创口,触目惊心的深壑一眼望不到底,使我不得不移开视线,“灰原你当我没说行不行啊?”



我们都心知肚明他的健康状况当然不允许摄入对他而言算是巨量的糖分,也就都开玩笑似的含糊过去了。



 

TBC.

评论(11)
热度(33)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