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ヒトリエlive REPO】并非孤身一人


UNKNOWN-TOUR 2018“Loveless”


01.上海



从虾条那里听说ヒトリエ要来上海公演是3月20号。


听说的第一反应是“卧槽他们要来上海真的假的?!!但是肯定去不起啊这辈子都不可能看live的……”虽然这样仍旧去搜了公演信息,票价意外的友好,VIP已经售罄。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私戳了歌友M同学,回应是热烈的“好啊!!走起!!”


订票付款一气呵成,当天的课都没好好上。消息刷了十几页,无非是些饱满的期待。四处搜索消息时加了个大群,分分钟99+的活跃程度。


我盯着信息嗖嗖跑过的界面,恍惚觉得如在梦中。

 


02.初心



第一次听ヒトリエ的歌是在16年。第一次听wowaka的V曲是在14年,《裏表ラバーズ》。初次听V曲没什么特殊感觉,残存印象是飞起的语速和一种强烈的悲怆感。


后来网易云推荐了乐队的歌,开始每一首都听,建了专门的歌单。它们陪我度过了高三最痛苦无助的深夜,手在机械地写着内容空洞的文字,常常会有“如果能跳过这段人生就好了”的想法隐约浮现像气泡一样,表面光怪陆离的光泽黯淡下去然后迅速破掉。


大一肝论文的深夜,比高三晚得多的深夜,循环的ヒトリエ歌单是永恒的BGM。


他们总能在我无助的时候给予我力量,无论我是否自知正在被救赎。


 

03.爱意



我到得挺早,二楼门口遇见了亚茶美少女,穿着JK制服发同人谷子给我。


祝花做成了新专辑封面的样子,我没敢摸,远远地拍了一张。把长得非常清秀的阿喵认成了女孩子,尴尬的相视一笑之后我沿着走廊向里走去。


最里面的咖啡馆里见了一波群友,刷屏的“诚信肥宅”都是假的,个个都是纤细的美少女池面,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收到了无数精美的周边,书签、明信片、徽章——是无数个爆肝的日夜凝聚的爱意,我崇敬她们。


四点开始物贩,然而三点就开始排队。和方总、亚茶还有钩钩排在一起,有staff过来发问卷,专门有一个透明盒子装削好的、长度一致的铅笔,一起发放给我们。不断有妹子过来打招呼,队伍里一半都是我群的人。


虽然太阳被云层遮住然而气温居高不下,光线投射到地面是恍惚的金色,闭上眼睛就大片大片漫上来。不远处是物贩的入口,仿佛学生时代食堂里随处可见的长桌上摆满了专辑和谷子。


这个时候虾条在QQ上激情小窗我:“我被滴滴气死了!!物贩怕是要赶不上了,你支付宝给我一下,我要BULABULABULA”


其实是先从银行卡里调了钱出来,想着最后就算跑单的话我也是拿自己的钱买了谷完全不亏,没想到虾条分分钟支付宝打了巨款过来。(一点也不怕我卷款逃跑)


说实话有点惊讶的,也有点感动:总觉得网友见面带有一丝丝不安全的感觉,案例也是铺天盖地,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无论何时看都太珍贵了。大概是觉得一起喜欢音乐的都不会是坏人吧。


他们那么好,喜欢他们的人怎么会是坏人呢。


这样看来,也没什么问题呀。


 

04.扫荡



我是第二波,第十九个进去排物贩的。


领票花了一点时间,最后站在了第二十,没什么大区别。最右的桌子摆了专辑,我到的时候WAW初回已经卖完了。专辑价格真的感人,几乎没有税,比淘宝上便宜一半以上。往左还有毛巾、卫衣、T恤、泪雨糖(我后来才知道那个小袋子里还有糖啊,大概是真实假粉了)、公交卡套、头绳、挂件,像漫展摆摊,但要随意和少量得多。价格自由心证了,谷子都是这样宰人的QAQ难以置信,黑T恤已经卖光了。


选了虾条点名要买的东西,前面的钩钩还在等待付款,我有那么几分钟时间可以不冷静地决定是否要消费。抱着“来一趟什么都不买也太可惜了”的心态,最后入了一张专,里面有我入坑曲《(W)HERE》。


然后是打仗一样地付款,流水线般被工作人员请出入口区域,和抱着谷子的大家聚在一起,人人脸上都有一点梦幻的恍惚。似乎有妹子在派发手作饼干,我没好意思上前,现在想想后悔死了。


回来之后看到那张专,内心只有庆幸:如果真的空手而归,大概会直接哭死吧。


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支持你们多好啊。


 

05.布丁



M同学终于到了。一个月以前信誓旦旦“那时候肯定没事啊”然后冲动买票,结果上天教做人,期中季的考试战线拉到周六,高数考试之后才能赶过来。他还背了砖过来,试图在live之前肝他明天商赛的PPT。


然后据说机考系统崩溃期中考试取消了??我们见面之后感慨了一番学校的神秘操作,就从祝花那里准备找个地方坐坐。当时普通票那里已经稀稀落落地排了十几个人……我们完全没有在意……就去了咖啡馆。


不敢喝东西怕live时候想去卫生间于是M同学点了个巨贵无比的布丁,在此期间内我把群聊和哲学阅读资料的界面来回切换,当然是一点也没有学进去。等他吃完,我们晃晃悠悠过去准备排队进场,发现队伍已经二十几米长了。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去吃那个布丁??????


多么窒息的操作。


 

06.网路奇缘



虾条本来是要和朋友一起来的。他的朋友读高中,只能父亲带着坐飞机过来。异常悲惨地赶上父亲临时有事,非常临时了,live前两天,VIP票四处要出然而出不出去。于是他小窗我: VIP票了解一下?我直接给你吧,不去真的浪费。


握手会真的令人心动,M同学表示理解:你那么喜欢他们,有VIP当然要去啊。挣扎之后的结果就是我抛下他去见网友了w


见到虾条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真的符合我对网友的想象……虽然也没什么想象,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领了V票之后往场馆里走,VIP席已经差不多满了,我们只有最右靠音箱的位置可以站。


场地出乎意料的小,以我极差的空间感估计200平左右,头顶的灯光笼着不知来由的雾气,像是透过泪眼看到的模糊光影。Live的台子距离地面一米高,我的身高被湮没在人群里,在两颗大头之间能清晰看到四个话筒。


前排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小哥哥听见我们讨论谷子的事情频频回头,最后没忍住出言询问:“这里有东西卖是吗?”


……啊。


解释了一番排了一个小时、第二波就已经断货的情况并理智估计现在应该什么也不剩了的时候,小哥哥一脸错亿的绝望:“我从天津飞过来看的!根本不知道有谷子卖啊!”


于是虾条出了我刚刚代购的白T给他,迅速的一波加好友操作,最后三人全程一同蹦迪一同吼叫,结束之后去“足球空间”买饮料喝,加上M同学四个人建了个群,约好以后巡演能见要见面,有什么live演唱会的照片都要发群。


说起来我和虾条的认识也是奇妙,去年年末在网易云一首歌的评论区里认识,他的头像是拿不拿一专的封面,简介是“八厨拿厨”。忍不住关注,然后莫名其妙开始互相推歌,持续了小半年。从他那里听说了ヒトリエ的live,于是就这样面基了。


和M同学也很玄妙,我的室友和他的室友在一起了(今天刚刚分手……。)之后两个寝室经常约出来一起吃饭,机缘巧合发现都听日语歌,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


大概这就是,有缘千里来相见吧。


以后也一定会再相见的!


 

07.歌单



关于ヒトリエ这个歌单,以下是我不负责任的胡乱分析。


《Unhappy Refrain》是开场曲,当年wowaka被污抄袭,留下这首歌便黯然退圈,此后将近七年没有再写V曲。初音十周年回归的《アンノウン・マザーグース》作为压轴,二次安可也是全场最后一首曲子,是《カラノワレモノ》——他心灰意冷退圈两年组乐队复出之后,写的第一首歌。


真的暴哭。


我想他都看开了吧,那样深刻蚀骨的痛苦也都自行消化,不去解释也不去理会,爱意和痛苦用音乐写出来,倾倒出来,嘶吼出来。背负着对音乐人来说最恶劣的污名,那么艰难都没有放弃,那样的境地也从未充满戾气,而始终是温柔以待。


温柔是最了不起的强大啊。


 

以退出与离开作为开始,以回归与重启作为结束,这种奇特的循环感,是不是意味着永不落幕?


愿你的音乐与初心永不褪色,而我们会一直都在。


 

08.小姐姐



开场前群内大佬有透露过“本场会有台北场没有的惊喜”,试音的staff来过之后就有通知说允许录像拍照,全场哗然。


兴奋尖叫之余站在我身后的一个小姐姐用日语很急切地问“刚刚他说了什么”,担心我们听不懂又用英语艰难地问“Japanese or English”。我用蹩脚的日语回答说“可以拍照”之后她很开心地冲我比了个OK。


后来蹦迪的时候一直有小心不要往后跳怕踩到她,小姐姐个子小小的,也不知道站在人群里能不能看见他们。


结束的时候发现她哭得非常非常厉害,询问了几句得到“没关系”的回应时也只能默默走开,我想她不需要什么安慰,只是太高兴了。


我无法使用语言描述这种感觉,她想必也是追完了日本的场次再赶过来中国看的,无论听过多少次歌都会热泪盈眶乃至无法控制地哭泣。


是看着信仰在眼前实现吧。我离你们只有一步之遥,今后也将永远追随,绝不离开。


谢谢你们。


 

09.live



大概过于明显了,我一直在试图回避着写live现场,用冗长的细节来标榜我的记忆深刻,而不太愿意真正去描述那十几首歌的时间。


日常可以鸡毛蒜皮可以流水账,我要怎么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和赞美他们的演出?怎样的用词都不够。


灯光暗下来的时候全场尖叫,声浪像水波一样在逼仄的空间里撞击回环。灯光打的酷炫又刺目,闪烁的迷乱中他们登场。我看着在照片里出现的他们真实地在我面前走动,只觉得呼吸都滞住,不能言明的梦幻感使得一切都显得远,隔着鱼缸的玻璃看到的一般,朦胧且耀眼。


或许就是在海洋里面。挥舞的手臂是深海的藻类,在声音组成的海浪里随波逐流地摆动,趋向着唯一的光源。海面上波光粼粼的阳光在水下成为一团亮的模糊的光源,是它们活着的能量唯一的源泉。


他们站在灯光下,就是神祗本身。


现场燥热得过分,几首曲子过后snd的头发就全湿了,一绺一绺的垂在额前遮住整张脸,随着跳跃的动作间或甩开,一双眼睛灼灼的,是密林里的枭鸟从沉睡中苏醒,带着力量凝视着黑暗。


打绺的头发有点让我想到美杜莎——阴柔的女性形象于他当然不符,只是对视确然能够使我石化了,不如说其实更像战神。他双手高举起吉他的弹拨,就足够召唤千军万马。金属礼也是示爱,醉拳也是示爱,他跳起来神采飞扬的样子,我愿把全世界给他。


几乎是一首接着一首地唱,中间没有任何停歇。wowaka站在舞台的中央,那也是宇宙爆炸的奇点,万物起源,盘古尚未开天辟地的混沌原点,神祗既没有诞生也没有灭亡。他站在那儿仿佛上帝,又或是上帝也不够;他闲庭信步地迈开步子,就有瑰丽奇绝在他身后弥漫展开,葳蕤枝蔓缠绕,江河奔流,万物始生成好一个新世界。


他歌唱,拼尽全力,颈间暴露的仿佛青蛇,紧紧纠缠住心脏勒到缺氧般的心疼。他跳舞,他弹吉他,他的汗水挥洒在光下划成璀璨的弧,他比任何宝石都耀目。


Igrs摔倒了,是玉山将倾。他跳舞是惊鸿游龙。他的美丽棕发垂坠如破空星辰。他扫弦的手指是蝴蝶,我在太平洋的风暴眼。


Yumao坐在最后,似乎和微笑的他对视过。他运筹帷幄,抬脚踩下惊雷,温柔眼波仿佛深渊引诱我一跃而下。


 

我跳起又落地,嘶吼又沉默。我的情绪无处宣发,我的眼睛里住了四个天使。


光芒太耀眼了,我忍不住流泪。


 

10.他说



每一曲唱完都会说谢谢。


他说“我们从日本跨越大海终于到了这里”


他说“请你们把能量和力量借给我们,我们会百倍千倍地给你们”


他说“活着真是太好了,大家觉得活着怎么样”


他说“活着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哦,现在就请让我告诉你吧”


他说“我想为你留下什么,再为你描绘什么,再变本加厉地、横冲直撞地,努力地,继续将音乐……!”


他说“每天做音乐做CD,希望明天早上、明年、以后十年,都能继续做下去”


他说“以后一定还会再来,我们约好了”



他说“我们是ヒトリエ”。


 

Igrs说他不是披萨还认真地念自己的名字,Yumao 全程一毛两毛艰难数数,snd从台上跳下来给我们摸吉他,扔了三个拨片给我们。给所有在ins上发李子园的朋友们点赞。

 


他们说“谢谢我爱你”。

 


11.握手会


 

这一段至今很恍惚。


我想了很久要和他们说什么,我想说你们真好我好喜欢你们你们真帅真好看你们世界第一,但是我只能不停点头哈腰说谢谢辛苦了以后也请加油。我拙劣的日语没办法把我的想法传达出来,或者说语言就不能,人类所拥有的思想语言转化机制太过低效,爱意在舌尖打转最终竟只能说出寡淡的句子来。


我恨。


手的触感已经淡去了,只记得他们双手握着我的手很用心很认真地摇,我没太敢和他们对视,只记得目光都是温柔和感谢的。wowaka的手很小,他看着我的时候,我只想留下。


为他们,永远留下来。


我说不出来。我好爱他们。


 

12.尾声。



握手会结束之后天津小哥哥去all了残余的谷子,新专头绳还有公交卡套。吐槽头绳对于男孩子的无用,他笑了笑,可以以后送给女孩子啊,先买了再说。我们买了杯茶,在“足球空间”里相约以后live再见之后在海报前面和群友们照了合影。当然海底捞是不可能吃的,M同学还有PPT的锅没肝,第二天我还有雅思课,可能是智障布丁的加持,我和M同学回去的路上坐反了地铁……三号线和四号线倒是没有坐错,真是令人窒息。


逃避现实的两个小时过后,再怎样的冲动也会显得不切实际。我们到底还是要回归生活正轨,去面对很多令人厌烦和沮丧的事情。


我清楚这一点,为之感到些微的悲伤,但也不是完全绝望。就像拼尽全力的两个小时真的有被某些东西所感染和传递,有些信念真的就会坚定到那一瞬间我相信永远。


也许不止一瞬间。


活着本身就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我们都要做了不起的人。

 


 

以后一定一定还会相见。自此之后我们缓缓前行,已不再是孤身一人。


 

END。



评论
热度(27)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