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李泽言
白起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7)

说好的更新

依旧OOC警告。

这一章的工藤真像渣男……【土下座】

 

依旧大刀预警。

 



07.

天色渐渐暗下来,已经是华灯初上的傍晚。

 

灰原哀觉得,在劳累的一天后将摩天轮作为离园前的保留项目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因此当她抱着她的布偶战利品坐进晃晃悠悠的摩天轮座舱时,竟感到一种久违的心满意足,认为这一天已经没有什么遗憾——除了她的陪同者今天有些反常地频繁出现精神恍惚以外。


而对于江户川而言,这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一天:到处都充斥着和兰的回忆,鬼屋、漂流、告白的喷水广场……明明最开始决定来这里只是为了让灰原那家伙开心一点,最后却不自觉地掉进回忆的黑洞以至于一整天都有些魂不守舍。他不是那种当街听到老歌就会热泪盈眶的人,只是与他共同经历过去的人于他而言太过特别,已经成为了魂牵梦萦的执念。


毛利兰当然不是最优秀的,性格也称不上柔顺,可是他喜欢她——命中注定的玄学意味太明显,四岁于幼儿园的一见钟情是这段长久羁绊的开始,他习惯于她的存在和陪伴,从没想过和别人共度余生——他认为这便是喜欢了。小指的命运红线如果存在,那他们从相遇的一刻想必就已经紧紧缠绕了吧。


工藤新一需要变回原来的样子,需要用力拥抱他一度失去的生活和那个等待他的女孩,但这样做势必要伤害另一个人——他看着坐在面前的茶发女孩安静的侧脸,内心被愧疚涨得发痛。经过七年绝对默契的相处,她已然成为他的挚友和知己,如果没有兰他大概真的会喜欢上她——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很多时候感激也无法变成爱。


再看一眼园子发来的信息,原本些微动摇的内心此刻终于坚定起来,他知道自己需要把话说清楚,否则对谁都没好处。


江户川柯南清了清嗓子,觉得声音有点哑。


 

“灰原,你今天过得开心吗?”


她愣了一下,视线从窗外收回来:“谢谢你,很开心。”


“是吗。”他转过头,看着繁华的城市渐渐下降,辉煌的灯火通明如波光粼粼的海。“上次我和兰来的时候,她说很想坐这个东京最高的摩天轮好好看看这座城市。但我没能陪她来。”


简短的沉默。灰原哀的瞳孔因明了了某些缘由而放大,脸上的血色开始一点一点褪去。此前他从未提过他变小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选择言明的时机竟然挑在此时此刻。她隐约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又不敢细想。


“我不知道兰那天有没有去坐摩天轮,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回去时有多担心和害怕。今天她发了高烧还守约回高中去看望空手道部的学妹,友谊赛的时候晕倒,昏迷时,一直……一直在念我的名字。”他叹口气,表情是无能为力的挣扎,“七年,长得简直过分,她还在等我。我不想辜负她,可是现在的我什么也给不了她——承诺都成了奢侈。”


灰原哀一言不发,只是下意识地抱紧娃娃,那是不自觉的防卫姿态。兜里的玻璃瓶被体温暖得接近烫,硬硬的有些硌。她伸手攥住瓶子,不去看坐在对面的人。


“我当然不是在指责你,灰原。迫不得已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你是我很好的朋友,这些年里我的确……”他摇摇头没再说下去,闭上眼睛像是疲惫又像是不忍心。


“但是灰原,我今年二十四岁,高中肄业没有读大学,喜欢的女孩还在傻傻地等我回来。这不是你的错,只是我觉得……我原本平稳的人生,不该会是现在这样。”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解药的事情你不用急,先养好身体……”


后面的话灰原哀没有再听,而座舱晃下最高点,视野被舷窗和擎天的巨大钢架割得支离破碎,远处极速闪过的过山车像是一缕流光一闪而没。景色很迷人,鸟瞰的视角一点点平稳下降,但她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坠落,在深海中耗尽氧气般呼吸困难。她很想把小瓶子销毁重制,但是来不及了——他说得对,既然一切都已经结束,那么就该在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终结掉。


“灰原,我欠你一条命,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来还。”

 


座舱终于触地,在机械的轰鸣声中切进滑行轨道开始减速滑动。门还没有完全开启灰原哀就站了起来,禁不住舱体猛地一震,她一个趔趄向前差点摔倒。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却看见她抓着门上的横杆稳住身形,脸色苍白地摇头。门一开她便快步走了出去,在夜色中遥遥站定,背影单薄如纸。


待江户川走近,她转过身,右手捏着玻璃瓶递出去:“你救我的命,不算你欠我的。”见他怔怔地不接,她直接把玻璃瓶塞进他胸前的口袋里,“这是我欠你的解药,为了它我熬了这么多年,虽然这也不能补偿你受的罪。”她顿了顿,像在思索还有什么赊欠与债务往来,“那么,就算两不相欠了吧。我毁了你的人生,‘朋友’二字不敢高攀,”她瞥见他眼底流露出遥远的难过,依然快意地说下去,“不如就此别过吧。今天我很开心,谢谢你。”她很正式地鞠下躬去,慢慢抬起身来,盯进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郑重:“工藤君,祝你幸福。”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她:“……你还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吗?”


此言一出她忽然就意识到医院里的那句问话原是为了报恩,今天一完任务就结束了,他自可以问心无愧。那些话有多么伤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选择回归后他便必须也迟早要与她绝交——没有那个女孩愿意自己的男友有所谓的红颜知己。工藤新一的世界不能也不会有灰原哀的位置,既然早晚都要绝交,那么不如她来说;早晚都要目睹他离开,那么不如她先走。


 

灰原哀偏过头好像真的思考了一会儿,退后两步双臂张开,一只手还拎着布偶,对着他微微笑起来。

 


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笑过,也从不知道她笑起来竟然如此好看——混血儿的精致五官堪称无瑕,笑意在眼中晕开像星星落进潭底,漾起璀璨的涟漪。

 


“Do you wanna give me a hug?”

 


然后她转身离开,一次也没有回头。

他没有追上来。

 


工藤新一记得她说过想去研究所工作,于是费尽心思帮她弄到面试资格和推荐信;她一走了之只有博士知情,如何和小鬼们解释这件事,也是他去善的后。


 

灰原哀很感激。


Tbc.


评论(2)
热度(20)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