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8)

两更!!意不意外!


红哀真好啊【狗头.jpg


08.


 

小泉红子在灰原哀的逼迫下买来润胃的矿泉水喝到三分之二的时候,这个不算很长的故事讲完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谁也没有说话。大学的这个角落鲜少有人经过,所以喝水的姑娘的发呆对象变成了渐沉的落日,而小女孩就看着她如同借酒浇愁般一口一口地喝水。


一瓶水将将见底,红头发姑娘随便瞥了一眼塑料瓶回收箱的位置——可视范围内的那个距长椅大概二十米——就扔了出去,瓶子脱手的瞬间她的手像乐队指挥一样优雅地挥动,原本循着不可能命中的轨迹下落的瓶子被某种不可知的力量强行拉回上升状态。暗红的光芒闪过,瓶子华丽地、完美地、不偏不倚地正中投放口。


灰原哀知道小泉红子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干这种事,按本人令人恼火的说法是“提醒自己不要和愚蠢的人类一般见识”。换作平时她肯定会没什么好气地回敬“别人看见了是要报警的”,但今天她只是安静地看着魔女炫技,直到糊着满意地拍拍手表示大功告成。


“这种破事儿最好赶紧忘了,”最后小泉说,冲着灰原哀很随便地摊手,“要么现在,或是哭一场以后。你应该庆幸,因为我连哭的权利都没有。”


“……我不需要靠哭来解决任何尤其是这种问题。”


“那最好。”她赞赏地点点头,然后表情严肃起来。


“我一直觉得,好的爱情就像安乐死,一针下去一劳永逸白头偕老直奔极乐,主观上是没什么痛苦的。而未果的爱情该是白日梦,梦魇住了也要赶快清醒,因为打完盹儿你还要工作生活赚钱养自己,哪有时间伤春悲秋。”


 

说着她站了起来,冲着研究所的方向比了个“picture”的手势,回头看小女孩,“不如我们去兜风散散心?我去召唤一下斯莱。”


“免了,”懒得吐槽魔女扭曲的比喻,还有,谁要坐那硌得要死的扫帚把,“我还要回研究所改实习生的阶段报告。”她也站了起来,径直向前走。


“你们所长可真会压榨劳动力。”她收回手几步跟上揉了揉女孩子的发顶,“今晚我住你家,明天我要去京都淘货。”


“就知道你来看我的目的没那么单纯。”


“你这人说话可不可以有点良心?还有,我上次说的靠垫如果还没买的话我今天死也不睡沙发。”


“你可以睡卫生间。”


“……”






Tbc.



下章结局啦。



评论(10)
热度(24)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