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6)

三月的最后更一发。

本章毛利兰回忆杀中出场

人物可以说是非常OOC了 尤其江户川柯南 

本命CP柯哀劝退现场 

大刀预警。

 


 

06.

 


“所以?他都答应了约会你们居然还能闹僵?”


“我早该猜到结局的,在我知道地点是多罗碧加乐园的时候。”


“……为什么?”


“因为……他被灌下APTX4869,整个人生开始失控,就是在那里。”

 



即使不是节假日,多罗碧加乐园也依然人山人海。园区内巨大的游乐设施拔地而起圈出一个奇幻世界来,特洛伊木马旁边不是绝代佳人海伦而是阿波罗凝固的微笑,错乱感有些令人恍惚。


汹涌的人流中两人只得紧紧握住对方的手以免被冲散,视野所及处人气最高的云霄飞车项目前的队伍已经密集地排出恐怖的几十米长龙。江户川正准备从善如流地跟过去排队,冷不防女孩子站在原地没动,拉了一下不成反被她艰难地拖到道路一侧。临街是贩售纪念品的摊子,筒里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差点戳到他的肚子。


“灰原?”他有点不解,“现在我们应该赶紧去排云霄飞车的队啊!”


她看着人头攒动的长队倒是很冷静:“云霄飞车会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停止运营,十二点半才会重新开放,关闭期应该没什么人,那时候再去最多排一个小时,何必急着现在过去啊。”


“……你还说你没来过游乐园?”明明一副深谙此道的样子。


“不是和侦探团的大家一起来过?不过我只记得带孩子的劳累感,”说话间女孩子往游戏摊位走了几步,回头看他,“在等待期间总要有点事情做,侦探先生愿意帮我赢一个奖品吗?”


“……我来游乐园不是来玩这种弱智游戏的!”


“那你去排队吧,我去玩了。”


“咳咳,”认清形势之后江户川迅速倒戈,一把拉过她小跑起来,“要玩就玩射击,我比较擅长那个。”

 



正对着顾客的那面墙上挂了四个标准的射击用环形靶,距离射击点五米,两侧墙壁上挂满了当做奖品的大型毛绒玩具和布偶,临时搭建的天花板有点粗糙,用来遮盖铁框架的毡布翘了一个角。


看见是两个小孩子来玩的工作人员也笑得灿烂:“小朋友来玩吗?射中红心的话能拿到那只大熊哦。”他指的是打中十环可以得到的特等奖——一米八的等身泰迪熊,和他俩加起来差不多高。


 “我说灰原,你不会真打算抱着那只熊去坐过山车吧?” 说好的代打,江户川看她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便笑着退到了一边,好整以暇地抄着手看向她。灰原哀正熟练地端起枪眯着左眼瞄准,闻言沉吟了一下,觉得让男生一路背着它太过残忍也不切实际,于是摇摇头:“我再看看别的奖品。”环视了一周随即小小地“啊”了一声。


大泰迪下面第三排,有一个小小的布偶:黑色短发,缩略成两颗豆豆样的眼睛有种简约的萌,穿着蓝色西服——简直和某人神似。


“你看你看,”她伸手指给他看,他也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找过去,“那个娃娃好像你啊。”


找到了指代物的江户川跳了起来:“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像好吗!我这么英俊帅气——”


她打断他:“是是是,一点也不像,你没它好看。”


“……”


她指着娃娃问工作人员:“拿到这个要打中几环?”


“七环哦,小姑娘试试看吗?”



她重新端起枪准备开始,枪身却被男生往上轻轻一抬,“这可不比实弹,塑料子弹走的是抛物线,枪口得抬高一点才能击中目标。”他皱了皱眉又靠近去矫正她的左手,“你这是什么姿势……”


她被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弄得有点紧张:“谢谢你,我又不是初学者。”看他没有走远的意思又补一句:“想玩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去旁边玩?”


他双手插兜一副“好啦我不打扰你”的表情:“我可不要。那么沉的奖品谁要背啊。”


她耸耸肩转过来,扳机扣下,正中七环。


 

道过谢后灰原哀接过自己的战利品,唇角不自觉地有些上扬,那笑容让江户川一阵恍惚。说起来其实两个人的长相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但相似的表情他在刚拿到空手道优胜的毛利兰脸上看到过,有点小得意的、自信的、非常好看的笑容。


彼时黑头发的少女举着奖杯站在光芒万丈的领奖台上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相机和闪光灯的洗礼,他在拥挤的人群中拼命鼓掌到手掌通红。论欣喜他丝毫不亚于她,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对周围所有人大喊台上那常胜的女将军就是他喜欢的女孩。但他最终只是微笑着鼓掌,等着她回休息间换下战服,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


“新一?”她歪着头看向他,明亮双目中满是期待,那娇俏可爱的样子看得他一怔,“我赢了哟。按照约定,,你可要陪我去多罗碧加乐园啊!”


 

“江户川君?”被一只手在眼前晃了几晃他才回过神来,茶发女孩子有点疑惑,“你在发什么呆呢?”


他定定神,嘴角扯出一个笑来。


 

“没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呢?他想着,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初衷了。


 

钢铁的列车正克服重力沿着很陡的斜坡一顿一顿地缓慢爬升,金属零件一格一格咬合转动艰难地提供动力,轰鸣的声响像是工人劳作时沉重的喘息。江户川觉得脑袋不停地向后仰有些充血,抬升了观察角度的天空与云的形状显得异样且不真实。


这场景很熟悉。


记忆中接近成年的他身旁坐的是他朝夕相见的青梅竹马,女孩子线条美好的脸上却是对他不断谈论福尔摩斯的不满与生气,气鼓鼓的脸颊像极了红润光滑的苹果。他努力把表情控制成赔笑自责的样子,内心却因刚才少女随风扬起的长发拂过脖颈而有些心旌摇荡。他在等待数秒之后那个俯冲而下的瞬间,伴随着尖叫一定还会有她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臂——几分钟前的争论赌气谁还会在乎呢,有这一刻极致的刺激就够了。更何况,她连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


“这让我有点想起福尔摩斯了。”下意识地说出这话的同时他在思索当时的对话是不是这一句。但那已经并不重要,她当时说话的噘嘴情态固然历历在目,声音与回答他也依稀记得。


【新一你够了!一直就是福尔摩斯福尔摩斯的,好不容易出来约会一次,就不能说点别的吗?我可是……】“可是”后面是什么来着?


“你是说莱辛巴赫瀑布?”灰原哀于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有些愣怔,但很快反应过来,“莱辛巴赫可比这刺激多了吧,毕竟是性命相搏的地方。”


与记忆里各种意义上完全不同的清冷女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被从回忆中强行扯回现实,他不由得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或许比莱辛巴赫瀑布的落差还要大——同样巨大的还有失落感。从前的种种适意自得都随着再次给予的孩童时代的到来而离开了,他喜欢的姑娘如今还在等他,可他只能以滑稽的形式默默守在她旁边。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正坐在他身边——代替他的女孩,坐在回忆里最重要的位置上。暌违多年的焦躁情绪竟一时翻腾得厉害,他没来由地皱眉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幸好上升的视野里平行铁轨已到尽头,在灰原哀觉得奇怪之前失重的生理性惊恐已经先一步占据大脑皮层。无暇再去思索什么,能做的只剩抑制喉咙里快要溢出的尖叫。眼睛里捕捉到的画面像是一帧帧急速切换的幻灯片,他们的思绪随着身体一起被抛到九霄云外,身旁坐着的是华生还是赫德森太太,都已经无所谓了。

 


下来之后灰原哀有些站不稳,脑子还在混沌,好在身体并未过于不争气地反胃或者腿软。只是隔壁装饰简陋的鬼屋传来一阵足以撕裂鼓膜的尖叫吓得她一激灵,少年揶揄的声音适时响起:“灰原?敢不敢去鬼屋?”


感觉被奇怪地小看了:“走吧。”


 

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Tbc.


 

这是我改文到现在最不满意的一章。

现在重看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工藤要带哀酱来游乐园……真是不懂当时的自己。

但是整篇文的起始场景就是这个,我没有删掉大改的勇气。

就大体保留原貌贴出来纪念一下年少好了。

欢迎评论。【我想看评论啊啊啊啊】

 

评论(17)
热度(33)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