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李泽言
白起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5)

对不起太久没更新我有罪

本章江户川柯南出场

医学什么的是胡写 

失恋少女们的诉苦大会.灰原ver

 

OOC预警。

 

 

 

05.

 

那是灰原哀手术后住院的第二天。

 

战场的硝烟早已消弭于无形,那些仇恨、罪恶、血流成河都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倾覆的组织像一棵轰然倒塌的巨树,核心既然枯死,繁茂根系的铲除也可不必急在一时。伤亡大多是警察系统内部的人员,也有一些诸如灰原哀与江户川一般的平民,这直接导致了警视厅附属的医院人满为患。没什么大碍的江户川托了工藤优作的关系,灰原哀才得以在一个安静的市郊医院找到一个好大夫做那台手术。

 

拿到手术报告的江户川不由感慨灰原哀真是何其命大——射入的子弹竟然躲过了骨头和重要的器官动脉和组织,除了出血量有点恐怖以外,取出子弹后住院天数便屈指可数了。


单人病房的窗帘密实而厚重地遮住日光,大约是床头灯昏暗的光线些微刺激到了眼睛,茶发的女孩子眼睫毛不安地颤动,微微睁开眼睛迷离片刻后看向床畔的男孩。


“……江户川君?”


他把报告放在床头柜上:“醒了?”俯下身一只手探向她的额头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还好,不怎么烧了。护士小姐等下会过来——我猜也许你想看看手术报告?”注意到灰原的目光,他又坐回那把扶手椅,报告递给整个过程都很安静的姑娘。


灰原哀接过报告时床头灯的亮度已经为她调好,纸张哗啦作响的间隙少年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真的很幸运,医生说再偏五毫米就会打穿锁骨。”若非为了救我,你本来不会受伤的。


“不是幸运。”女孩子没什么表情地收起报告,神色间似乎挺满意,“我计算过弹道轨迹,不是这个结果才比较值得惊讶。”


所以,我会救你只是因为那没什么危险,而你无论对谁来说都太过重要。

 


卧床休息,由江户川每顿端汤送饭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子弹射中的是左肩喙突与肩峰间的三角肌,不可避免地破坏了部分神经,导致她的左手近来不太灵便。医嘱里说可以开始稍微活动肩部,尽量锻炼左臂加快恢复——虽然称之为康复训练听起来有一点荒谬。住院部的楼后面有一个小花园,她便常去那里散步,大部分时候江户川都陪着她。


沉默的时刻居多,好像交流完警方最新的扫尾工作又或是博士小鬼一干人的近况后就再没什么可聊的。好在气氛并不尴尬,正是春末夏初的时节,院子里的染井吉野开得正盛,适合安静地欣赏。


某天夜里大风,那株八重樱的一根枝条垂得格外低,是七岁孩童踮个脚伸手就能够到的高度。早晨的露水还重,等待早饭的晨间散步中她便决定折一枝来插瓶,换掉前几天步美送来的即将枯萎的百合。想着医嘱她很听话地伸出左手来掰枝条,意料之中使不上力,踮得太久的脚一阵抽筋,她一个趔趄向前,双手松开树枝做好了摔倒的准备。还在想怎么落地才不会对肩膀造成二次伤害,一个恍惚间她就被一只手稳稳扶住。


男孩子的呼吸还急促,显然是为了扶她而特地跑过来,幸好路程没几步因此另一只手里拎的盒子没有什么损坏。表情是气恼并着些许担忧,大概是有太多的话想说反而不知道要先说什么。


“你这可是随意攀折花木啊。”他最后批评她,盯着她的眼睛里满是责备,但看起来不只是为了话里的缘由。虽然这么说,他却把盒子递给她,挥挥手示意她站开些,然后伸手抓住树枝,比她高的那两三个厘米此刻竟显得无比有用。


灰原哀真的抱着纸盒站开看着,那一树云蒸霞蔚的淡红瀑布就盛开在他面前,浓郁深绿的灌木间站着小小的少年,踮着脚、神情专注地折一枝八重樱,繁复花盏在他指间妩媚生姿。早晨的阳光掺着雾蒙蒙的湿气,光线是牛奶色的白,未及升温成明暖的金黄色,映得他的皮肤倒显出些病态的苍白来。像久未见天日的吸血鬼,也像乖戾孤僻的贵族少年,又或是——他其实是太阳本身。


即使在黯淡的时候,也能温暖别人。

 


他们索性就坐在染井吉野下的长椅上。精致纸盒里是一小块黑巧克力慕斯,而这是她抱怨完食堂早饭供应得又晚又难吃的第二天。某些琐屑的细节被人用心记住的感觉她其实没怎么体会过,大多都是这个人给她的。他习惯性地对所有人好,其他人也都接受得心安理得,只是于她而言这分外珍贵——感激很快,就变成某种已然生根的感情。


“出院之后有想干什么吗?”


她吃着最后一口蛋糕思考着,罕见地有些茫然。她于他存在的意义已随着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的结束而消失殆尽,只剩下“朋友”这种模糊而脆弱的关系定义。他的人生应该回归正轨,这意味着那件事情必须要提上日程——把选择的权力交还给他,这是她需要做的。


这是她欠他的。


“想去研究所工作,呃,好像不太可能,”以及,这个好像更不可能。她闭了闭眼,破釜沉舟地说了出来,“能不能陪我随便去哪里逛逛?去哪里都可以。”


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眼睛里仿佛溶进了花瓣和星星。

 


“好啊。”

 


灰原哀一直都记得这些,看着它们一点点变为回忆的毒酒里的葡萄原浆,变成她最后的慰藉。



Tbc.

评论(3)
热度(30)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