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李泽言
白起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4)


失恋少女们的诉苦大会 小泉ver.(x)

高数补考前夕的摸鱼 真希望这两位能分点脑子给我……

超短。



04.

 

“给你讲讲我和黑羽的故事吧。”

 

下午阳光附在皮肤上的温暖清晰可感,西风携了不知名的花香在鼻翼间游走。巫女向后挽了挽长发,暗红色瀑布一般映着日光,仿佛一瓶上好的红酒正倾倒而下。无论是人还是天气都很适合讲故事。


“那时候上高中嘛,我很年轻,也狂妄得可以——噢说起来真的好丢人,”她移开视线不去看茶色头发的小姑娘,“但我当时觉得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应该喜欢我。我几乎做到了,除了黑羽。他喜欢中森青子,那个长得很像你情敌的姑娘,”她无视灰原哀的白眼,又自嘲地笑笑,“看来我们连看上的男人挑姑娘的品味都很相似呢。”


“我用尽各种手段也没能让他喜欢上我,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知道了这个人就是怪盗基德,结果倒是自己不可救药地喜欢起他来。我也觉得自己傻,可是没什么办法。”她轻轻叹了口气,“你知道么,中森的父亲是个警官,平生最大的任务和愿望就是抓住基德,他的女儿至今不知道和自己约会的魔术师就是她爸爸追捕多年的混蛋小偷。我倒是想知道婚后如果黑羽的身份暴露了会怎么样,但那已经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灰原哀沉默地听着,她也清楚小泉不需要她任何的回应与安慰——说起来同病当真是会相怜的,同样作为知晓真相又不得不保持缄默的人,同样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坠入用无数谎言编织而成的爱意里面,不自拔,也不想离开——我理解,她想,我理解。


“我为他做了很多。”小泉仰面躺在长椅上,眼神虚浮地望着树叶缝隙里的天空,“他的女孩一怀疑他,我就主动去当他的替身。我不太喜欢滑翔翼也不太会使用这种浮夸的飞行器,所以只能骑着我的斯莱普尼斯逃跑,在安加速器之前它的启动速度简直慢得不可思议。结果有一次我刚从大厦顶层跳下来,一个警察从我背后一枪打穿了我的白西服和一根肋骨。”她把上衣撩起一点点,灰原哀看到纤细腰际趴着一条狰狞的疤。“巨大的一个洞,害得我那套西装就此报废。”


“我觉得你的重点不应该在这里。”


“然后,你猜猜他最终跟我说了什么?”像是没听见灰原哀的话,她自顾自又讲下去,“大意大概是这样:嘿姑娘感谢你热情的帮助,对于你受伤我感到很遗憾,虽然我并没有请求你但我还是欠你一条命,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和我随便提。”她把瓶子里剩的一点饮料一口喝完,“我倒真希望我这么做是为了得到什么回报,这么大一个把柄真该用来好好威胁他一下,至少让他帮我付了医药费。可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在此之前灰原哀从来没有听小泉红子说过这些,当她们熟到可以交换这类心事之后她甚至都不能相信这豪放不羁的姑娘居然也会有心上人,更不要提这种大三角的悲伤又狗血的故事会发生在她身上。能够满不在乎地自揭伤疤给她看并不代表真的不疼,小泉的苦心她懂,也感激。


 

“当然,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让你陪我难过,”苦思江户川有什么过分言行无果的小泉一把揽过女孩子瘦弱的肩,语气又一如平常,“一是让你知道情路坎坷的不止你一个,还有就是,虽然现在说不太合适,可你和江户川与我和黑羽不同啊,你们之间的回忆应该远比我的美好得多,其实我觉得你的机会蛮大……”


她打断她:“你知道我尽力了。”


小泉沉默了一下:“……不算完全知道,只有结果,没有过程。”


灰原哀想了想,的确,那天的事过后她只是简单地电话通知了一下巫女结果,详细的情况她彼时没心情说,眼下是个不错的机会。


“那么,小姐,你愿不愿意听一下我的故事?”


巫女笑起来,明亮的,带一点奇妙的天真烂漫。

 


“乐意之至。”

 



Tbc.

评论(6)
热度(35)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