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李泽言
白起

The Current/不合时宜

城墙一般的建筑中央豁开一个巨大的门洞,华丽复古的门楼坐落于其上,重檐四角攒尖顶的屋顶式样,门柱漆的是大红,日复一日的风尘雨水侵袭下黯淡无光宛如同样沉默的历史。并不会再有一袭白衣的谋士端坐城墙上信手奏一曲空城绝响,取而代之的火车碾过轨道的沉闷声音在几十米的地下被层层隔绝,地面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衬托得这复古有那么一些不合时宜。

她回头看了看那门楼,余晖之中尖顶被刷上浓郁的金色,像极了圣诞树顶端的色泽灿烂的装饰球。扶梯爬升到顶端,身后的男人不耐烦地挤得她一个踉跄又匆匆离开,她吓得攥紧了手心里的钥匙,冰冷金属的纹路硌着指关节,让她从恍惚中想起来这趟行程的来意。

终归是要结束的,所有的不合时宜都是。

 

外表光鲜亮丽的大楼上各式店铺的牌子悬挂得端端正正,纵然蒙灰也是隔着一段距离仍能认出的打眼。推开沉重的玻璃门背后却是一地狼藉,建筑材料四处散落,灰尘混了白色齑粉覆盖着瓷砖地面,几行零落脚印依稀可辨。走进去是空旷得可怕的商户聚集地,没有拆完的钢架上糊着半脱落的广告布,曾经的人来人往喧嚣热闹都烟消云散,脚步声一遍一遍回响。楼层的尽头是一家仍在营业的自助火锅店,食客稀零,蒸腾的食物热气隔了一层玻璃和飞舞的灰尘遥相呼应。

她站在阴影里,不远处夕阳的残照透过落地窗泼到她的面前又被仅有的建筑遮出阴影,苍凉而壮丽,是从前不曾见过的开阔。呼吸在玻璃上凝出白雾又消退,她握紧手里的钥匙,终究没有进去。

通往四层的扶梯停运至少两个月,扶手上落了一指厚的灰,铁栅栏严密拉下,后面是她幼年时期最常光顾的电影院,固定的5排10座,扶手前端的绒布破了的小洞,三排到四排的台阶标志,还有幕布上光辉灿烂的别人的悲欢离合。

还能坚持多久呢。

就算已经是废墟,也再坚持一天吧。

就算已经不可救药的人生,也还是可以继续下去的吧。

 

她拧开防火门的把手,一步步走进熔化的夕阳里。

FIN.

评论(2)
热度(17)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