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李泽言
白起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3)


本章我流小泉红子出场

已经篡改到 可以算 原创人物的地步了orz  【有魔法就可以为所欲为.jpg】

科学部分的胡说八道来自妇联1



03.

 


【工藤新一要订婚了,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这个问题灰原哀思考了很久然而无果,她刚按下“发送”就看见白马探抱着一摞资料进来,轻车熟路地往她桌子上一堆,“这个案件也许你会感兴趣,正好调剂一下。”


白马探的事务所离灰原哀的研究所只有一站电车的距离,他最近准备考东大的生物化学研究生因此往她这里跑得很频繁,顺便带一些尚未或已破获的有趣案件的卷宗给她,以免她如同本人所说的“因接触不到其他高智商领域而导致智力滑坡”。


她点点头尔后看向震动的手机,巫女的回信很快也很简洁:


【地址给我】。


她笑着起身,一边编辑研究所的地址一边回头招呼白马:“实验室有一批仪器应该到了,绅士先生愿意搭把手么?”


 

“一个高密度能量动力源?那他的机器得烧到一亿度才能到达理论值吧。我觉得这个疯子教授是凶手。”


“除非它能找到方法稳定量子隧道。”


“他要开工电厂而不是炸掉地球。如果他真能找到这样一个方法,他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反应堆实现重子聚变。”


“没想到你还这么了解热核天体物理啊。”白马看向灰原哀的表情里带点意料之中式的惊艳。


“略有涉猎而已,倒谈不上懂。”灰原哀耸耸肩,白大褂里的手机震了震,来电人小泉红子。她滑开接听,电话那边巫女的声音好整以暇:


“我被你们保安拦住了不让进,我看见你了,过来接我一下。”


她回头一看,五十米开外的大门口果然有个暗红色的身影,于是回过身有些抱歉地看向白马探,“不好意思白马君,能拜托你先把这个送到实验室么?”她低头示意怀里的一个型号稍小的箱子,白马怀里抱着一个大一点的,两个箱子上都印有“易碎物品”的标志,“我去门口接一下朋友,马上过来。”


白马仰头望了望眼前的大楼,“可以啊。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想见识一下你的朋友。”


她愣了愣,然后笑着点点头。


 

灰原哀觉得,小泉红子被拦下来着实不能怪保安——任何一个保安看见一个暗红头发暗红斗篷,兜帽拉下来半遮着眼睛,手里还拎了根笤帚的女人而不拦下来,才是真的有问题。


“你就骑这个来的?”她难以置信地指着小泉手里的交通工具,红头发的姑娘一边拧着笤帚上的一个马达装置一边瞪了她一眼,“小姐,不要看不起我的坐骑好么?高速上出了个车祸,以现在的路况的糟糕程度,如果我不骑斯莱普尼斯来你可能还得再等我一个晚高峰。”


“我觉得论长相它更像冈格尼尔。”她撇撇嘴。


“小姑娘,看问题要看本质!”巫女倒转她的笤帚,“就算我拿她瞄准你,你也能继续安全地活着。”


灰原哀不想和她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你这么着急过来干什么?被人看见也没关系么?”


“心疼心疼我吧朋友,”红头发姑娘指指自己冻得泛紫的嘴唇翻了个白眼,“我为了你的事想着要快点到,念了一路的加速咒喝了一嘴的风还差点一头栽进积雨云团里!你难道不应该感动一下吗?”看见灰原哀一脸复杂又噗嗤一声笑出来,“当然了,主要还是嫌坐电车或者打车实在太慢,干脆就飞过来了。”无视灰原哀的白眼,她左顾右盼一阵,“我们为什么要往楼里走?不是应该……”戛然而止。


灰原哀正觉得奇怪,偏头就看见白马探一脸不可思议地站在不远处。身旁小泉的声音幽幽的:“灰原……你和白马探认识?”


她花了两秒钟消化这句话,抬头看向白马:“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认识。”

 


“你和小泉怎么认识的?”白马和小泉互相点点头算作打了招呼,后者自动走到一边抄着手等待。


灰原哀眯着眼睛想了想又笑着摇摇头:“有点记不清了,怎么也得五六年了吧?”看着对方惊讶的挑眉她坦诚地耸耸肩,“别猜了,我今年二十五。”


他终于想起来究竟为何觉得她眼神里的戏谑和睿智似曾相识——曾几何时他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见过一个与她无比相像的少年,一众侦探各执一词时是他一语道破真凶。他开口,觉得声音有些滞涩:“你和我遇到过的一个少年很像。”


原本已经走向小泉的她脚步一顿,声音没什么起伏:“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认识那个人。”


 

和白马探告辞后两个人就去附近的大学散步,挑了一个阳光与树荫交错参差的长椅坐下。五步之外是个自动贩售机,小泉走过去按下酒精饮料的按钮,回头询问地看向灰原哀,见后者摇头就按下一罐黑咖啡。她端着饮料走回来,在正盯着身后灌木出神的女孩眼前晃了晃,她接过道了声谢。两个姑娘靠着彼此和长椅靠背懒坐着,各自抿一口手中的饮料,好一阵相对无言。


“工藤要订婚了?”小泉哑着嗓子先开了口。


“嗯。”灰原哀点点头。


“邀请你去参加订婚宴?”


“他未婚妻发了邮件。如果没受邀请我才不会去——就算受了邀请我也不想去。”


“应该去啊。”小泉灌下一口酒,托着腮望着树叶发呆,“看到你爱的男人获得幸福,你应该高兴才对。”


“你会去?”灰原难以置信地扭过头,跟这姑娘相处的大部分时候她都处在难以置信的状态里,“黑羽的订婚宴你会去?”


“我去了啊,就在上个月。穿了那条我和你一起在银座买的很好看的大红色裙子去的,”她朝小女孩比划着,后者目光直直地点头表示记得以及认可这一评价,“整个过程我都很捧场的,鼓掌的声音特别大。”


“……我觉得你像是要去抢婚。”


“抢到了人又如何?他又不喜欢我。”暗红色头发的姑娘猛一仰头闷下大半瓶酒,脸颊立竿见影地泛上酡红。灰原哀没有拦,知道拦也没用,“所以这种事你不去,就说明你还没有放下。”


她反唇相讥:“你去了不也没放下吗?”


小泉红子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引得灰原哀也微微勾起嘴角,谁也没有显出难过的样子。




Tbc.

评论(6)
热度(35)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