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2)

非常非常短的混更 

高调艾特 @老野  这位太太是我更新的动力!(你)

改文令人头秃

依旧OOC




02.

 


案子破获后白马探便找机会回了趟研究所,多亏灰原哀提点他那几句他才能将犯人顺利缉拿归案。这个人情不可不还,只是走得仓促来不及买什么礼物,思来想去无果,最终只得买了盒白色恋人作数。


送小姑娘巧克力应当比较保险吧,白马探愁眉苦脸地想。

 


看到进屋的混血青年时灰原哀恍惚了一下,来访者递过来一个精致的礼盒笑得温和,“多谢你的帮忙,这是一点心意,人情先欠着。”


她盯着他的发顶发了一会儿呆,后知后觉地看向礼盒然后伸手把它推开一点:“谢谢,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吃甜食。”


出现他意料之外的回答。“如果你不喜欢,可以送给别人啊,我怎么能再拿回来呢。”


“其实没必要这么在意,”女孩子像猫一样微微眯了眯眼,笑得很浅,“举手之劳而已,白马君客气了。”


“But I owe you.” 脱口而出的牛津腔十足漂亮,他稍稍欠身鞠一躬,就离开了。


 

慢慢熟稔起来是在那之后的事。

 


某天半夜灰原哀疲惫地回到她在研究所附近租的房子,闻到室友也就是女房东那里飘来一股恶臭。她颤抖着推开并未锁上的房门,看到卧室一地浓稠血液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害怕而是下意识地叹了口气。难道死神体质也会传染……?等候接听的漫长时间里她胡思乱想着,陷入一些纷乱的、关于戴眼镜的狂妄小鬼的往事片段里,直到电话彼端警局接线员一声睡意朦胧的“喂”将她惊醒。


扮演完惊慌失措的小女孩之后灰原哀突然意识到一些她早该想到的事情:无论是作为第一发现者还是房客她都和这个案子脱不了干系,笔录口供调查取证一路下来势必要浪费不少时间;如果案子拖个没完,报告的初审截稿日就铁定赶不上了。而且,正常的小女孩这个点早就睡了怎么还能惊慌失措地发现凶案现场?如何跟一会儿过来的警官解释自己独居的事也很麻烦……这个时间所长已经睡了吧……


她把这一系列大脑短路归结为劳累过度所致,打开手机通讯录思考着要雇个侦探赶快解决这事。真是的,明明不是嫌疑人还这么上心促成案件解决的第一发现者也真是不多见,她一边默默心里吐槽一边一目十行地划着通讯录,毛利小五郎首先排除,她和大阪的黑皮小哥又着实不熟,至于工藤新一……对了,白马探好像留了张名片来着?


当晚失眠正在看书的白马探收到这样一条短信:


【白马君:

深夜打扰十分抱歉。我想委托你帮我调查一件杀人案,破案速度如果够快,也许我还赶得上我的截稿日。

P.S:希望你过来时能冒充一下我哥哥。

灰原哀】

 


折腾了后半夜的案子在第二天早上正式结案,又是老套的财产纠纷,凶手是女房东的弟弟,连夜跑路在隔壁县的宾馆里熟睡时被刑警拍房门逮捕拘留,也算是报应不爽。


从警察局做完笔录出来,灰原哀裹紧大衣哈欠连天,天还黑得浓重,她有点冷也十分困,居功至伟的白马侦探主动提出来充当护花使者时她连头都懒得点就往前走,权当默认。


“今晚多谢你,”她揉了揉眼睛避开一只垃圾箱,“委托费我改日转给你,我们正好两清。”


“不必如此客气,大家都是朋友啊,”他低头看到女孩子的脸上没什么否认的意思,感到有点开心,“其实这种程度的案子你完全可以自己破的。”


“啊,”她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内心盘算着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将就睡一会儿,“这种出人头地的事情,还是交给你们吧。”


他没有问那个“们”字所指为谁。




Tbc.

评论
热度(42)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