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灰原哀中心】One Day Dream(1)

预计字数1W+ 有手稿大概不会坑……吧。

修文地狱

不知道怎么打tag 大概是单恋少女们和妇女之友的平淡日常吧(bu

小泉红子魔法私设注意 小泉和白马人物性格私设注意

OOC预警

 


00.



得知工藤新一要结婚的消息时灰原哀正没日没夜地赶她的实验报告。


手机响起来是在傍晚,那时候她正在紧张地计算数据,点开消息已经是晚上十一点的事情。


【我和新一这个周六举行婚礼,小哀你来吗?】来自毛利兰。


哦,原来那天信箱里大红色的信封是请柬啊。她拉开抽屉盯着诸多没开封的信件里的一角红色沉默了一会儿,又“啪”地推进去,手机扔到一边,开始一个字一个字敲实验结论。偌大的研究室就她一个人,打字的声音在几近凝固的寂静中空洞地回响。


 

01.



工藤新一恢复之后他们便再没什么联系。


她说她想去实验室工作,他就凭他的人脉在日本著名的生化研究所给她弄了个面试资格,实打实做出公平交易的姿态来:考得上算她自己有本事,考不上也不能怪他。这个天大的人情大约在他看来够抵她救他那一命,大家正好从此两不相欠,恩断义绝。


灰原哀欣然承了他的情——一是没什么拒绝的理由,再说拒绝岂不是更加吃亏——连临时解药都懒得吃,随便拎了一份她在组织研究时的资料就去了,顺利录取。


据当时恰好前来研究所拜访的白马探回忆,那真是一个十分诡异的场面:门半敞着的所长办公室里头发花白的老头和茶色头发的小女孩隔着一张办公桌大眼瞪小眼,气氛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而旁观者很需要憋住笑的那种尴尬。再次确认完推荐信和简历的信息的确吻合,所长清了清嗓子,声音有点颤抖:


“你就是灰原哀小姐?”


穿着正式的小女孩点点头,站起来将她带来的资料放上办公桌,因为身高的限制而微微踮起脚,这一点显得不像她的神情一样云淡风轻,“您寄来的笔试题我做了,还附了一些我以前做的研究。”


来不及质疑七岁小姑娘所谓的“以前”到底是几岁,老头自觉失礼但又忍不住问出内心最想问的问题:


“这些……真的是你做的?不是你拿了爸爸妈妈的研究过来吗?”


女孩子的嘴角小幅度地抽了抽,选择避而不答:“……我可以开始答辩了吗?”


白马探觉得,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姑娘。

 


她的存在对绝大部分研究所的人保密,少部分认识她的人都称呼她灰原桑。


她的条件在介绍信里写得很清楚,研究成果都归研究所发表,不要求声名也不要求荣誉,但她的存在要对外界保密,还有薪水不能少。


所长一口应允,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只图利不图名的灰原桑面试完就入驻了专门的实验室,待遇无比优厚。


在门口等候所长并不得不目睹了面试全过程的白马探侧身给小女孩让路,她带着点惊讶向他礼貌地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办公室里只剩所长还坐在那里对着资料啧啧赞叹。他礼貌地敲敲大敞的门,礼貌地说明了来意。


一向自诩学识渊博的白马探的确不算辜负他的名字和侦探这个职业,但最近遇到的一起高智商犯罪实在超出了他的知识领域。自我安慰地想要求研究所协查委实算不上丢人,他便牺牲度假时间赶来这里——在度假时也能遇上案件确实挺符合侦探体质——拜托这个研究所的所长帮忙。


丝毫没意识到保密工作差劲至极的所长接过尸检报告,严肃地翻完后神色凛然地推了推眼镜:


“细胞研究的话灰原桑很在行啊,你可以问问她!”


……很好,感谢您给我这个结识少年英才的机会。


于是白马探敲开了灰原哀办公室的门,得到一声冷淡的“请进”。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


 

灰原哀坐在那张对她来说过于大的办公桌后面头也不抬地飞速打字,接过报告一目十行地翻完她抬头想说点什么,却在看到来访者时愣住了。


长身玉立的青年表情里带着点想必和她相似的探究和好奇,稍稍躬身的姿态十足绅士。但是无论是深邃的五官轮廓还是过于显眼的发色和瞳色,无一不是在昭示着和她相仿的身世。


大致猜得到她发愣的原因,白马探从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我想我应该自我介绍一下,”他小心翼翼地措辞,率先打破了沉默,“兼职私家侦探,刚从英国回来。”隐隐期待着她的反应,他视线下移盯住女孩子海蓝色的眼睛。


那更像是历经沧桑的人露出的怀念表情,掺着经过时间和回忆淬过的悲伤,在她眼中一闪而逝只余下淡淡的笑意。这种情绪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一个孩子的脸上——哪怕是天才少年。


 

“真巧啊,我妈妈是英国人。”她笑着这样说。

 



Tbc.

评论(10)
热度(45)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