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李泽言
白起

【柯哀】Insomnia

1. 2k短打

2. 尬撩圣手江户川

3. OOC慎

 

前年春天的老文儿了。







00.

 

       自组织覆灭以来的两个月里灰原哀一直在失眠。

 

 

01.

 

 

       "睡不着?"

 

       "……嗯。"

 

       她也不知道怎么一抬头就和那个人四目相对,透过帐篷口的方形塑料膜看去,他的脸在黑暗中显得模糊不清,手势想必是在叫她出去。迅速换好衣服后她低头看了看室友,小女孩的胸口随着呼吸安静地起伏。她略略放宽心,尽可能悄无声息地掀开门帘,刚一出帐篷就被一件大衣严密地裹住。

 

       "出来也不多穿一点儿。"他责备地看了她一眼。

 

       这是许久以来博士第一次带少年侦探团出来野营的次日凌晨三点。

 

       扎营地点是森林中间比较空旷的草地,远离城市的山野里夜色浓黑,不远处的几个帐篷隐约融入身后轮廓黯淡的森林与远山。篝火的余烬里火星忽明忽灭,他们坐在一旁的大石头上,他的双脚一晃一晃地去够一根焦黑的柴。

 

       明知故问的一问一答后沉默了一会儿。

 

       长时间的失眠会导致一种奇异的恍惚,身体疲惫而精神绝对清醒,白天阳光暖得发烫使人昏昏欲睡而不得,然而到了夜晚,所有的毛孔张开所有的神经紧绷,一丝一毫的异动都能被极致疲惫衍生出的敏锐感知到。夜空晦暗而且混沌,似乎有一道无形的裂缝劈开所有生或死的边界,星星是虚悬的磷火,要闪烁到永恒去。世界如同已经死去般寂静,她荒谬地觉得自己是那个守墓的人,静待夜幕降临被更巨大而沉重的荒谬吞没。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那个人自己从废墟中爬起来,毫不迟疑地坐到她旁边一脸心安理得,留守自怜的心态瞬间化为乌有像突然炸裂的肥皂泡,汁水溅得她猝不及防。

   

       感觉有些……诡异。

 

       "你怎么知道我还没睡?"她终于忍不住问。

 

       他用"我们之间的默契难道被吃了吗"的表情看着她:"博士告诉我的。"

 

       ……这答案更加没有默契好吗。

 

       她不再说话,仰过头去看稀廖的星。些许沉默后没有任何前兆地,他就突然伸手,将她大衣的领口仔细掖好,左手顺势放在她撑着石头的右手上。是手心贴手背的握法,同为孩童的男生的手比女孩子略大,刚好能够笼住她的。她的肩膀一僵,但没有抽回手,感觉掌下石头粗糙的冰凉似乎也迅速升温起来。

       

       气氛是危险的暧昧。

 

    “骗你的。”他没头没脑地去续那段夭折了的谈话,他当然知道她长期浅眠熬夜有轻微的神经衰弱,只是历时如此漫长的失眠还是第一次。偶然的起夜回来时他随意瞥了一眼女生帐篷,一片漆黑里她抱膝静坐,隐约的月光落在她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眼神涣散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瞬间心脏毫无道理地疼得收缩,他回自己的帐篷拿了件大衣又出来,他等待的人感应到什么似的抬起头,看到他的瞬间她的眼睛不自知地亮起来,像是要燃烧。

      

       如果无论如何都要忍受清醒的痛苦,那么有一个人在旁边会不会好一点?

     “介意陪我坐坐吗?

 

       她怔了片刻然后笑起来,很难得地,笑意直达眼底,有星星在她眼睛里融化开来。

     “好啊。那做早饭的时候你要帮我劈柴哦。”

 

02.

       回程的时候车抛锚了,晚上快十一点时才修好。

       

       三个孩子早在甲壳虫后座上睡得一塌糊涂,博士要开车,两个人只好勉为其难共同挤在副驾驶座上。安全带被艰难地系好,他努力地拉扯那根弹性很好的带子让它不致勒住她的脖子。

       

       并不是假期的返程日,所以从群马开回东京的高架路上一马平川畅通无阻。视野所及就他们一辆车,路灯暖橘色的光线与黑暗交替映过,像是电影终场时一帧一帧切换过的画面。她盯着灯光匆匆到来又离去,罕见地觉得有点困——而现在甚至远没有到她从前的入睡时间。也许和她的坐姿有关——再怎么瘦小的孩子同坐副驾驶位,身体也会不可避免并且是大面积的接触。她的右半边身体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隔着布料传来的体温,靠着暖和的东西的确容易犯困,可是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成年人,现在就睡又太不符合失眠症患者的身份,怎么看都该是保持清醒的时刻。正想着怎么才能不为人知地打个哈欠,一只突如其来的手伸过来将她的头往右轻轻一拨,她便毫无防备地靠上了他的肩膀。


     “别撑了,困了就睡会儿。”他说。


     “是啊,哀君,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博士也说,只是老人家目视前方,没一点儿往旁边看的意思,因而灰原哀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孩子的肩膀虽说略嫌单薄,但已经足够坚实可靠了。她悄悄闭上眼睛,流光在眼底淌过奇幻的色彩,内心一种暌违多年的安心感缓慢升起,像深海的鱼悄悄松了口气,几个水泡幽幽地缓慢地浮起于水面。


       右手骤然一暖,这次是手指相握的姿势,骨节分明的手握的力度令人心安,是无言的宣誓,无声的许诺。

 

      “可是我还是有点睡不着。”欲言又止地。

      “诶……是因为紧张吗?”

      “……闭嘴。”

 

       根本不必道谢的,他忍着笑低头去看女孩子闭上眼睛一脸无法释然,睫毛纤长像颤动的鸟翼,压着些欲说还休的故事。软软的茶发蹭上他的侧脸,男生伸手轻轻理了理。

       这样就好,不必多言。

       


       晚安,做个好梦。

       



       END.



大概是彩蛋的后续


1、那天晚上回去以后的半个月江户川都肩膀僵痛。

2、“喂?啊,新一啊……哀君这两天睡得很好——啊哀君——”

     “江户川君,你不觉得隔三差五问这种问题很像性骚扰吗?”

     “喂喂你真是不识好人心……”

3、 那半个月里江户川柯南也失眠了,辗转反侧多日后他终于在一个和暖的春日里向灰原哀告白。

4、 未完。但是没有续啦w



评论(2)
热度(74)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