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立志给每个墙头写至少一篇
写一条删一条清单。

跳老師的林方
叉燒的葉黃
晏清宝的喻黃
双花
张楚
叶橙
肖戴
伞修橙

【白起×你】新旧

为白夫人室友嫖一发学长。

我流制作人 和原创迷妹

OOC慎

无脑傻白甜

新年快乐。



01.

 



跨年之际你忙得焦头烂额。


就像某年某国际金融中心的跨年夜出了踩踏事故,新年往往是动荡不安的,年末一扫丧气纵酒高歌的人们意识通常不太清醒,小偷小摸或者大奸大盗出手正是好时机。这是新闻人的天堂也是地狱,你的《城市新闻》终于可以不再调查一些奇奇怪怪行为吊诡的家伙,在年末大新闻的记者群里可以挤进去一个机位一支话筒。


但同时也意味着,长达小半个月的时间里你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睡觉,身兼数职的老板从来都是苦力,凌晨三点被倒下来的节目策划案砸醒,揉揉眼睛又爬起来接着爆肝。七点的时候后期也终于做好,一个小公司的人全围在配置最好的电脑旁边盯着看节目效果,CAST表滚动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距离会见单主任等待审核还有将近一个小时,你有还算充裕的时间去敷一张面膜来遮盖一下接连熬夜的黑眼圈。


然后你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这一年对于你来说很奇妙。

 


父亲去世后刚刚毕业的自己独立扛起整个公司,山穷水尽的时候接连遇到四个对你影响重大的男人,《发现奇迹》也最终在无尽压力之下存活。你接了恋语卫视的合作,手握着华锐的资源,认识了一线明星周棋洛,还有隔壁住进来的天才科学家。


很梦幻,很玛丽苏小说的情节。


还有。


你居然又遇到了白起。


 

时间总会给人以改变。


重逢并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场面,你无心回忆起他高中时代的张扬恣意和与之相伴的混混名声,眼前这个耳钉朴素、留着咖啡色头发的年轻警官,午后的阳光在他发顶刷出小小的光圈,连带着偏棕的瞳孔里也闪进几星碎金。他长着你记忆中那张脸,七年时间好像从不曾过去。


“学长好啊。”你看着他,慢慢笑起来,带着情真意切的欣喜。

 


02.

 



高中时候的小姑娘到底还是看脸,纵然白起挂着不良少年的名头被传得各种横行霸道各种黑道混混,也依然挡不住一大票女孩子对他抱着点那么不可告人的心思。你当时最好的朋友是志愿者部的副部长,跟着校篮球队跑了一次比赛之后从此沦陷学长美貌不可自拔,天天给你疯狂灌输她家白起有多帅多牛逼,打架一个顶十,揍得隔壁学校混混头子俯首称臣。


“扯淡。”你在数学课的课间终于写完了当天的作业,盖上笔盖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立刻遭到无脑粉丝的暴打。“不许你这么说!!!!!!”


好好好,我不说,你最大,白起最帅。


敷衍着回复密友的同时,你注意到窗外又落半树银杏叶,纷纷扬扬的金黄色在风里回旋着是一场隐秘而盛大的舞蹈,没有观众,你兀自觉得可惜。


纷纷坠落的姿态是美的,可惜坠落本身和陷入尘泥都太过萧瑟了。


你没有细想,心思又都回到怎么安抚小姑娘身上了。


 

大约那一句扯淡是戳到女孩子痛处了,她提出的安抚条件竟然是要你陪她一起去看白起打篮球。“老天,大半个学校都是你学长老婆粉,我去凑这热闹呢?”你试图垂死挣扎一下,《发现奇迹》这一期请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嘉宾,是个过目不忘的天才少年,你百般恳求爸爸才得到混进拍摄现场的许可。


“我怎么能跟情敌坐在一起打call呢?”她幽幽地看了你一眼,你举手投降。祸从口出是真的,很多年之后你更加深刻地能体会这一点。


兴致缺缺地抱了本书坐在场边,你敷衍地在场上扫了一圈,不得不感慨密友的审美当真可以。一众180+的男孩子里白起也是最显眼的那个,除了深秋还穿着背心短裤这一点令你看着就冷以外,流畅的肌肉线条和修长的腿倒是毫不保留地展示了出来,场边一片荷尔蒙浓郁的倒吸凉气式尖叫。忍受着突然兴奋的女孩子在你耳边炸出憋在喉咙里的尖叫,你叹口气放开书,这种环境下还能认真细致地看得进去书的话,恐怕你自己就能单上一期《发现奇迹》。


高中阶段的男孩子打球无论如何称不上专业,这种时候球技稍好就会非常非常吸引眼球。比起蹲在地上抢着扒拉球的画面,还是白起学长的三步上篮或者一记暴扣更具有观赏性。漂亮的进球在篮筐上砸出震耳欲聋的声响,随即高速地弹开——直直朝向看台方向。你很不幸正处在飞行轨迹上并将是被撞到的第一个人,脑子转得比手脚快得多。【砸到头的话会不会被撞傻】这个想法还没完全出现的千钧一发时刻,就有一个风一样的身影飞速冲了过来,快到只剩残影——光速接近中俊朗的面孔不断放大,你一时之间有点恍惚究竟应该感慨【好帅】还是【好快】。


白起用背挡过了这个可能将你一球爆头的危险飞行物,从狂奔中停下来的时候离你近到不可思议,因惯性而弯下腰使得他的脸和你的近在咫尺 ,你甚至看得清他脸上细细的白色绒毛,汗水凝在浓密纤长的睫毛上。你听得到旁边小姑娘一下子急促的呼吸,心如擂鼓,而原因你心知肚明。这一切太快了,你只来得及身体后仰,眼睛瞪大而已。


“对不起,你没事儿吧?”他稳住身形在你面前站直,你下意识地从座位上站起立正,局促地摇头。可能是反应过于出人意表,铁血汉子白起愣了愣,突然就很崩人设地笑起来。那笑容好看到你微微屏息,萧索秋意里太阳的温度疏离而冰凉,你没来由地觉得炙热。三春过尽后缓缓铺开的暖风掺了花香,还有柳枝抽条的青涩气味,白色的小雏菊“嘭”一下绽开。没有道理地,你觉得花朵就要带着声音一下子绽成最明艳的模样。


“吓傻了?”看你半天愣愣地没有什么反应,他摇摇头转身走回场中间,暂停的比赛又继续了。仿佛暂时按下静音键的世界慢慢恢复声音,你听到诸如“刚刚白起跑得也太快了吧”这样的惊叹,和终于回过神来的小姑娘的超高分贝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白起和你说话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管怎么口头掩饰,你还是要承认,那一瞬间你的的确确非常俗气而套路的,对这个人心动了。暂时异样的心跳并没让你就此和闺蜜成为打call大军的同道中人,此后连他的比赛也不再去,理由倒是充分得不行。


“我怕再被砸到啊。”你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看着小姑娘跺跺脚往篮球场方向跑。其实你知道,再看几次,怕不是真的就要喜欢上了。


“是挺帅。”此后再听迷妹的长篇絮叨,你也终于能给出这样的正面反馈了。


 

03.

 


再然后,你们便没有什么交集。


七年的时间,要盖过一秒钟的心动当真何其容易。


 

04.

 


没能赶上零点祝福,但你觉得他们四个都不会是什么在意这些细节的人。没选择从网上荡一段套路的祝词,而是真心实意地每个人写了一小段新年祝福。


最先回复的是李泽言,华锐总裁的回复难得不再是怼人的成语。面对蛮真情实感的祝福大概也没人说得出什么呛人的回答,【足够近人情】的总裁回的是【新年快乐。】


再然后是许墨,大约是天才科学家的有一个实验结束的休息时间,他给你也打了一小段话,若有若无的暧昧让你脸上温度蹭蹭上升。


周棋洛似乎是在接什么新的广告,给你回完【新的一年里也要和薯片小姐一起去吃美味的食物!】后面附的种草清单以后你在朋友圈里看到他的场照,点了赞之后也回复了几句评论。


迟迟没有回应的是白起。


 

出于私心你给他写的最多,虽然由于时间限制总共倒也没有多少字,字斟句酌之后很多话打出来又删掉。你一把揭下已经干了的面膜匆匆化了个妆,拎起你们通宵的心血就赶向恋语电视台,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的遗憾。


坐在出租车上你就一直自我安慰,学长的工作性质特殊现在怕不是在出任务,之前的跨年陪你足足地熬了个通宵又赶去做任务你也应该知足。窗户纸没捅破的时刻你抱些期待未免显得不切实际,更何况彼此都是献身事业的工作狂,到底是无需多言。


这样不清醒不是好事,你用稍稍冰冷的手搓搓脸打起精神,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准备开始报告。


 

05.

 


【通过】的欣喜使得你第一时间发了朋友圈,顾梦安娜和其他员工守着时间在等消息,此时疯狂点赞评论,右下角的发现上红色圆圈里数字不断增长。你点开下拉一一回复,没看路地向前走,电视台的瓷砖地面被你踩出空空荡荡的回响。冬天八点半的早晨有凉风灌进脖子和围巾的缝隙里,你缩缩脖子,迎着温度稍低的阳光走出建筑物,没留意台阶的后果是一步踏空。


后知后觉的失衡感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拢住,惊呼声也埋进他的胸膛里。清冷的银杏的味道。


他摸摸你的头发,吐息喷在耳边,嗓音低哑:“小心一点儿啊。”


两颗心脏共振地跳动中,你一时恍惚,仿佛又看到重逢时年轻的男人仿佛踏风而来。

 


“新年快乐。”


你们同时说出口,也同时笑起来。


END.

评论(10)
热度(81)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