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渚亭書

书中自有晏如玉。


@晏清 我的愛。

【平新哀】共老

友情向。


01.



        灰原哀走进那家破破烂烂的小酒馆的时候是傍晚七点半。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林林总总的建筑被来自极西地平线的光源笼上柔和的淡金色。一低头避过油腻的门帘,抬眼便见吧台后正擦拭酒杯的店主。不出所料被叫住,白发苍苍的老人推推老花镜笑得和蔼。


      
        “小姑娘,这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哦。”


         茶发小女孩皱着眉环视四周,这里生意不算好,正是傍晚的黄金时段也只三三两两的客人分散坐开,推杯换盏间偶有低声交谈。终于,她注意到了靠里的临窗座位的两个人,扭头看向年纪相仿的店主,脸上是一副胃痉挛的表情。


        “我来找我……呃,爷爷。”


        白发多一点的那个老人稍早就注意到了小女孩,闻言不出声地笑得浑身颤抖。旁边黑皮肤的老头不明所以地看过去,眼睛登时一亮,扔下手里的罐装啤酒挥舞着手臂咧开一口白得发亮的假牙。


        “喂,在这里啊小——”


        “姐姐”还没出口便被邻座的老头一手捂上嘴。


        “服部你注意一下。”现在可不能随便叫这个称呼了。


         小女孩朝这边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随着一步步走近缓和为淡淡的微笑,店里昏黄的灯光在她脸上投下似曾相识的阴影,就好像时光从未流逝过。


         就好像过去根本没有过去。


         灰原哀拖出一个板凳在他俩对面坐下,望着暌违已久的友人。


        “好久不见,工藤君,服部君。”




        店主端来橙汁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满腔的惊讶与好奇,只是秉着“不过问客人私事”的原则才勉强按下不提。老头来酒馆喝酒不算什么罕事,可是两个老头和一个小女孩同座,而他们之间的氛围就像是多年好友——这个“多年”看起来恐怕还要比小女孩的年龄大得多。


        咳,真是怪事年年有。


       “最近怎么样?”灰原哀握着橙汁的杯子一边吸一边盯着对面两个神色有异的老头,而工藤新一花了几秒才不让笑意溢出皱纹而被对方察觉到

       “都挺好。”他不动声色地撒着谎,左手不由自主地下移到腹部的位置。


       “还装?”他五十年的兄弟伸肘捅了捅他的胳膊,瞪过来的蓝色瞳孔在沾染了几十年的沧桑后依稀看得出当年英气勃发的神采,“胃的老毛病,到现在不是愈演愈烈?今天你只许喝五罐。”


       “喂喂服部,”工藤开始奋起反击,“你的牙龈肿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吧?还说我,今天你也不能多喝。”


       “好难得十年一次的喝酒机会啊……”服部平次仰倒在硬背木椅的靠背上,语气里的遗憾成分却并不明显。


        对他们的称呼从哥哥、叔叔变到爷爷,花了多长时间呢?灰原哀看着自己光滑的手背想。


tbc.

评论
热度(38)

© 北渚亭書 | Powered by LOFTER